天雷滚滚

看我ID就知道属性了撒。

 

[仙剑六][大三]同居关系1(有雷、有OOC、依然是为肉而肉)

脑洞大开的产物,现代AU,请勿计较BUG和OOC,看我ID就知道文章是个什么尿性了不是吗。


“老大,你回来了?”听见开门关门声,还在浴室冲澡的扁络桓扬声同老大打了个招呼。

没得到回答,扁络桓心想大概是浴室水声太大,所以老大没听见。谁知从浴室出来,看见的是一个半醉微醺,鞋都没脱就躺沙发上睡着的老大。

扁络桓有些心疼的替睡着的人捋了捋头发。

自己和赢旭危都是一个地方出来的,他大自己六七岁,刚大学毕业,找了份薪资待遇还算不错的工作,但辛苦确实是辛苦,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不是加班到深夜,就是应酬到深夜。

因为两人的家乡是远近闻名的贫困山区,山里唯一的老师一个人当几个人用,又教语文数学又教物理政治,又当小学教师又当初中教师,除开赢旭危以外,这几年了教出的学生里就数扁络桓是个可造之材了。不忍心见孩子被埋没了,好说歹说让扁家父母同意了孩子去省城读重点高中,扁家也只负担得起书本学杂费,为了省下住校费,老师找到了赢旭危,赢旭危一听是同乡的小师弟,自然一口应了下来,知道家乡出个人才不易,能帮小师弟一些自然是要帮的。自己也算是运气好,刚毕业就找了份不错的工作,待遇好不说,老板人也好,还给自己安排了住宿。恰好同事们不是已经结婚就是家在本地,自己一个单身才能独享这两室一厅的小套房。

扁络桓看赢旭危一身酒气,脸上也汗渍不少,忙拧了条干净的毛巾来给赢旭危擦干净手脸。

自己这个师兄,长得还真不赖呢。

从还没上学开始,父母就经常念叨,你看人家小危,学习成绩怎么怎么好,在家怎么怎么听父母的话。听得久了,难免心里对这人有些厌烦情绪,但这淡薄缥缈的厌烦,在他第一天上学时便云消雾散了。他们虽是同乡但不同村,两家距离挺远,两人年纪又差着好几岁,平时自然也玩不到一块儿没什么交集,名字是如雷贯耳,人却素未谋面。第一次见面时,整个人都懵了,平时的机灵劲儿全不见了,只会大张着嘴,说不出一句话。倒是赢旭危没感觉到面前这个小豆丁的异样,看个头应该一年级新生,就对他说了句一年级教室在那头。扁络桓头一埋背着小书包迈着小短腿儿蹬蹬蹬蹬就跑开了。

“呵呵。”想到过往的扁络桓不禁笑出了声,赢旭危似是被耳边的笑声吵到了,眉心一皱嘴唇一抿,扁络桓赶紧收声。

师兄的嘴唇长得真好看呢。前几次他喝了酒回来老说口干,自己方才也替他倒了杯水,可是看他现在这个样子,怕是没法喝了吧,不如……干脆……扁络桓此时的心跳跟擂鼓似的剧烈,反正他醉成这样,不会知道的吧,既然他不知道,那……就这么干吧。

扁络桓含了一小口温水,凑到赢旭危嘴边,笨拙而又小心翼翼地用自己的唇舌撬开那人的唇,明明天气不冷自己却抖得不行。似乎是在渴求更多温水,赢旭危无意识地伸出了舌头,碰触到了入侵者,扁络桓惊得差点没咬到自己的舌头,慌忙结束了这闹剧。好在没把水洒出来,全数进了那人的口中。一小口水喂下去,自己已是面红耳赤手足无措,喘息了好久才平复下来,有些沮丧地想,自己刚刚的举动,真像个变态啊。但心底又有另一个声音在轻笑着说,他不会知道的,做下去又何妨,难道要以后依然每天忍受着喜欢的人就睡在隔壁房间,明明感受得到他的气息却不能再进一步?可是,如果被他发现,被他讨厌?不行不行,不能这么做!呵呵,难道你不做他就会如你所愿地喜欢你?如果不抓紧当下,要等以后分开了再来后悔?就这一晚,就这一晚让自己快乐一下,怕什么。

天儿真热啊,扁络桓觉得自己刚刚洗过的身体又燥热了起来。微微掀起上衣下摆,拉起赢旭危的手,引导那失去意识的人,抚摸起自己的身体。


  11
评论
热度(11)

© 天雷滚滚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