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雷滚滚

看我ID就知道属性了撒。

 

[仙剑六][大三]你是在对我下药?!1(有雷、有OOC、为肉而肉)

有雷

为肉而肉

OOC少不了

本章没有肉,肉在后面,后面的肉就不贴出来了,会更在牵绊。



  赢旭危坐着驭界枢底层的地板上,只觉一阵阵凉意自心底渐渐漫上来,那封信上每个字他都认识,那字迹也是无比熟悉的,薄薄的几页纸,却似重逾千钧。

  不肯相信,不愿相信,却又不得不信。

  从扶植启魂邪教开始就知道这是条不归路,毕竟手上沾满了无辜之人的鲜血和性命,可总是想万事自己一肩扛下,有什么天罚也应该是先落到自己头上,为什么最先走的却是他,那个爱说爱笑、随和温柔的他,且走得还是那样彻底。

  扁络桓下药毕竟还是有分寸,赢旭危身上的药效早过了,可他拿着那封信,却依然觉得自己似是不能动弹。

  “老大,虽说现在还未进入秋凉时节,但你就这样坐地上,久了可还是会着凉的。”扁络桓一贯慵懒的嗓音悠悠飘来,“你本就身体不好,再要病了,可得愁死我们残弱小了。”

  赢旭危慢慢起身,看着这张熟悉的脸,近在咫尺,却无比虚幻。

  扁络桓本是不怕赢旭危这个老大的,知道他从小就爱板着张脸,活像人人都借他谷子还他糠似的,明明人不错,却老爱引人误会。往日里即或是他真生气了,自己也能嘻嘻哈哈糊弄过去,可今天对方身上散发出的凛冽寒意,让自己内心抖了两抖。

  “柷敔感觉到了祈的所在,我和二姐已经赶去把事情处理完了,天晴之海那边也认可了,这事儿……”越往后说扁络桓声音越小,最后小到自己也听不见自己说的是什么了。

  也对,明明片刻之前自己才同二姐检视过祈的情况,驭界枢里也毫无异状,谁会料到转眼就出事了呢。若单单只是被人盗走了祈也就算了,老大还被不知道哪个胆大包天的给放倒在这儿了,唉。说来说去,今夜的事故该是自己和二姐负责,但身为男子自然要有些担当,支走了二姐,自己便一个人来老大这边顶雷了。

  后悔了,后悔了,真的后悔了,早知道老大会这么生气,就不该一个人玩风度逞英雄,怎么也该和二姐一起回来复命的。二姐你快些回来吧,现在的老大好可怕,一言不发盯着人看,要把人脸上活活盯出个洞来啊。

  赢旭危忽然笑了,只不过他为人一向克己自制,即使笑也仅仅是唇角微微上翘。

  出了这等大事,老大居然笑了,扁络桓心道不好,难道以后还得开些治疗脑子的药给老大?

  面前这人是自己的师弟,初识时他就身体孱弱,师傅叮嘱,自己身为师兄一定要爱护师弟,于是自己便按照师傅的嘱咐,爱护着这个在自己看来有些过分活泼调皮的师弟,很多年之后,师弟也成了衡道众的统领之一,已经可以独当一面不再需要自己护着了,于是那“爱护”的“护”字便从心里被拿掉了,剩下的那个字,却是怎么也抹不去抠不掉。自己这师弟生得十分出众是早就知道的,甚至听说不光是驭界枢里,就连锁河山的小妖们也对他钦慕不已,偶尔有些吃味,旋即又发现自己毫无立场去吃味。总以为自己时日无多,不想徒添那人的烦恼,却在收到那封信之后恍然大悟,人世无常,纵使自己身为九泉守护,也不过是一介凡人,怎敌得过那些冥冥之中不可抗拒之力,万物在天道面前都有如叶上朝露,瞬息便会消失无踪,自己与他,也就只剩下这短短的瞬息了,何不好好把握,也免得将来遗憾。

  “你……是如何看我的?”

  扁络桓心里飞快地盘算了下面前老大问这话的意思,最后才小心翼翼地答到:“老大,今晚的事,确实不怪你,也不怪清霏姐,全是我的责任,我要是再小心仔细些……”

  忽然双唇被面前那人的嘴唇给堵上了。扁络桓脑子里先是一片空白,随后“轰”地一声,便完全停止运作了。

  自己之前是太克制了,现在是不是又有些太着急了?看把他吓得。但看着他双唇一开一阖,最后的理智实在是被撩拨得太过辛苦了。

  赢旭危最后再耐着性子问了一句:“讨厌?”

  扁络桓用最后残存的理智在心里呐喊:“老天爷我错了,我再也不敢偷偷对老大做那种梦了,我再也不敢了。但是、我怎么可能会讨厌老大,绝对不会!”于是便微微摇了摇头。



  14
评论
热度(14)

© 天雷滚滚 | Powered by LOFTER